高中龙8娱乐官网:文学阅读指导

《八尾夜行抄之桃花梦<壹>(改)》


旧时月色。算几番照我,梅边吹笛。 白璞

  他抬头看她,她一身月白的衣裳如同云雾一般猎猎飞扬,面若春晓,眸似琉璃,唇若朱丹,齿如含贝。背后无数桃花不断开谢。桃花雨在下落,而她却恍如缓缓上升,青衣的男子一个恍惚,仿佛她正在羽化成仙。
                1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《桃花梦》
  
  “哎呦喂我的小姑奶奶,昨晚干什么去了,瞧你这小脸苍白的。醒的那么迟,现在都什么时辰了。”
  
  嫣儿望着江漓有些苍白的面容,关心道:
  
  “你若是睡眠不好尽管和我说,我让哥哥多带几副安神入睡的膏药来。”
  
  “好阿漓,我们出阁去吧,你瞧瞧你,距离上回出阁去玩都个把月了,待在家里都快发霉了。”
  
  “不行,上回跟你偷溜出去可没少挨板子……”
  
  “好嘛~上回是我不对,但这次我已经和世伯非常郑重地请求过了,况且我哥陪着,他老爷子也不会再说什么。”嫣儿吐了吐舌头,趴在江漓身上撒起娇来。
  
  “你呀。”江漓噗嗤笑了:“这么大了,怎么还是一副孩子心性?”
  
  江漓坳不过嫣儿,终于扭扭捏捏地出了门去。
  
  江漓和嫣儿因为容貌出挑,路过的人总要频频地看几眼,倒惹得江漓颇有些不自在。
  
  她身着一件樱草色的春衫,碎金般的阳光下,她的裙摆被风摇曳卷动,一路走来,脚下一路绽开了朵朵碧莲。待走得近了些,停在十几步外时,瞧得于是更分明了。玉肤明眸,不过还是个半大女孩,却如早春枝头杏梅将熟未红时,眉宇间已带了丝别样的艳郁。
  
  “他们为什么总是盯着我看?”
  
  “噗,傻阿漓,那是因为你长得太漂亮了。像我这种鬼见愁,怕是没人要了。”
  
  “不过没关系,反正我也是要嫁给大妖怪的人,无所谓啦。”
  
  “你呀,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。”
  
  江漓正准备发作,却看见嫣儿呆愣愣地望着前方的一辆马车出神,马车上的公子辨不清容貌,却依稀可以看见着一袭青衣的侧影。
  
  马车正向这边驶来,江漓一个躲闪不及,与那马车上的公子撞了个满怀。
  
  车夫堪堪地调转马头,骏马提起前脚,发出一丝刺耳的嘶鸣。
  
  “停驾!怎的这么不小心。”
  
  “没撞伤罢?”丝帘半卷,清风徐来,只见那马车上,仅坐了一个锦衣玉服的青年。他的双眸湛碧璀璨,深不见底,宛如最美丽的水玉。
  
  “无事,公子见笑了。”江漓站起来拂去身上的尘土,报以歉意的一笑,却在望向那人的瞬间呆住了。
  
  那竹色衣衫却丝毫没有显得突兀,仿佛生该如斯,幽静安好。眉宇间夹带了春风,叫人不愿忘却。
  
  “也让姑娘见笑。”他匆匆地施了一礼,“今日还有要事,告辞。”
  
  语罢,复又驾上马车,绝尘而去。
  
  “咦,完咯,完咯,我家阿漓要和别人跑啰。”嫣儿扮了一个鬼脸,道。
  
  “不可乱说!”
  
  “我怎么就乱说了,你许久未曾出阁,消息竟然闭塞到这个地步。这是从京城来的当朝尚书的独子,名唤沈幼青,至今尚未婚配,据说是因为从小体弱多病,不让女子近身,胤城的未婚女子都把家门给踏破了,都说这个青公子啊是”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……“
  
  “噗,那不是形容姑娘家的吗?”
  
  “听说世伯也把你的画像送去了。我的好阿漓,这下是不愁嫁了。”
  
  “父亲……他都没有和我说一声。”
  
  “这有什么好说的,胤城里论人品才貌,哪个能比得上沈公子呢,我都嫉妒你了。”
  
  整整一天,江漓都感觉心神不宁,就好像心里莫名地缺了一块,又被什么东西补了回来。
  
  已是夜,许是后院的桃花开得诱人,江漓披上月白软氅,轻手轻脚地向后园走去。
  
  开的是那种素雅洁净的小花,浅粉花瓣,淡黄嫩蕊,晶莹剔透,一朵朵宛如玉塑。微风过处,冷冽的空气里有幽微的暗香袭来。
  
  然而,此番却见一个青衣的青年盘腿坐在树上,江漓脱口而出:“沈公子。”
  
  青年微微地笑了,应了一声,磁性的声线黯哑低沉,语气间三分调笑,七分戏谑。
  
  那双眼睛载满星月之光,却比天宇还要夺目。儿时读过那么多诗词文赋,什么双眸剪秋水,一望醉青雾,炯炯秋波滴,眼媚弯如翦,都无法描摹他眼睛这一刻的美。这场景似曾相识。但她依旧站在离男子十步之遥的地方,警惕地打量着他。
  江漓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子,乌黑的发,月朗风清的面容,青衣上绣着的仙鹤栩栩如生,仿佛随时都会从中飞出。男子呼出的温热气息覆在她的脸上,她的脸又一次变得绯红。男子从宽大的袖口中抽出一张符咒,念了一句诀,须臾,从青衣细致的花纹中竟真的飞出一只毛色雪白的仙鹤,黑眼睛安静而温驯。
  “扶摇,带我们去外面看看。”
  仙鹤似乎知道主人的意思,张开翅膀,腾空飞起。
  “坐稳了哦。”
  话音未落,面前的一切都像是失去了重力一般,两人坐在了扶摇的背上,周身萦绕着绯红色的云朵,与漫山桃花相应成趣。
  此时一轮皎洁的圆月悬挂上空,明明空中没有一丝暮云雾气、那一轮玉盘却仿佛拢了一层薄纱般,朦胧绰约,似近实远。就如一个绝色的女子、终于羞涩地从深闺中走出,却非要隔了一层面纱对着人微笑,就像那眼前的人一样,看不真切。
  
  在飒飒的风响中他的一袭青色衣衫被风吹得飘起,他却无暇顾及,双手把坐在前面的女孩子搂得更紧了些。
  “这里,漂亮吗?”
  她感到有些恍惚,似乎觉得,眼前的这个男子是不受尘世束缚的,尘世对他而言太过于沉重,他或许只适合九天揽月的逍遥不羁,清冷,孤傲,却带了一丝稍纵即逝的梦幻,仿佛一松手,就要乘风而去。
  而她的眼底,已然染上了微微迷醉的桃花色。
  “就当是,道歉礼物吧。”
  江漓有点不明所以,但是隐约觉得眼前的人不同寻常。
  
  “你是神仙?”
  
  眼前人的眸色暗了暗:“儿时曾和道人修习法术,皮毛罢了。”
  
  得到了否定的回复后,江漓安下心来。
  
  “你明天……还会来吗?”
  
  “你希望我来吗?”
  
  “希望的……”江漓蚊呐道,带了一丝被欺负的委屈。
  
  “你还是没有变。”男子勾起嘴角,靠近她的身边,她逐渐放下心来,却依旧不敢对上男子琥珀般明媚的眼睛。
  
  “好了,我要走了。”江漓四顾,却再未寻到眼前人的影子,唯有听到一声银铃的清响,叮铃,叮铃,溶在如水的月色里,真好听。
  
  归来,江漓取下头饰,一头青丝顺着秀丽的面颊蜿蜒而下。她以花瓣沐浴熏香,花瓣浮在冒着热气蒸腾的水面上,衬得她白皙的脸颊竟也有些许可爱的绯红,便愈加显得清秀动人,在一片水雾缭绕中她披着常服缓缓走出,如尘寰谪仙一般,洗净铅华。半干的头发上还挂着几颗晶莹剔透的水珠。像是开在这芜杂世间的一朵还挂着新鲜朝露的花。
  
  她躺在松软的丝绒床榻上,满足地和衣而睡。细长的眼睫随着呼吸轻轻颤动着,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。
  
  当天夜里,江漓做了一个梦,梦里又来到了那片桃花林。她看到远处一条腿在树上晃来晃去,但她又隐约知道他是谁。
  
  ”沈公子。”她轻唤。
  
  在依稀的恍惚里,漫天的桃花雨纷纷而落。她看到身着青衣的男子在桃花的掩映中向她缓缓走来,仿佛从一个梦中走出,却又沉入另一场大梦中。
  万枝丹彩,满树娇烂,竟是漫山遍野的桃林。桃花大片坠落,迷蒙细雨般,凌乱了她的视野。待一阵花瓣雨下过,在这片桃园中央,她看见一个青年的侧影。他站在千叶桃花下,手持一把香骨折扇,青丝如黳,袍锦风流,胜似堆烟垂柳。
  一双修长白皙的手拿起桌边的茶盏,见她身影在桃树后摇曳,男子侧目,一把磁性的嗓音响起:“你来了,小江漓。”
  “这是……哪里?”
  
  “这里你的梦里。”
  
  眼前的男子,用纤指沾起一片落在衣襟上的桃花,喃喃:“桃花般易逝之物……呵……”
  
  “江漓。”他道:“你认为,世间万物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? 世间众人,为美的绽放而欣喜,又为美的凋谢而嗟叹,就如这桃花,最终不过是化作春泥滋养了土地,美的本质却是再难回复了。
  
  “只要存在,必有其存在的价值,不管是昙花一现也好,黄粱一梦也罢,只要曾经存在过,绽放过,便是飘零,也无憾了。”
  
  “原来,你是这么想的啊。”
  他抬头看她,她一身月白的衣裳如同云雾一般猎猎飞扬,面若春晓,眸似琉璃,唇若朱丹,齿如含贝。背后无数桃花不断开谢。桃花雨在下落,而她却恍如缓缓上升,青衣的男子一个恍惚,仿佛她正在羽化成仙。
  江漓缓缓睁开眼睛,早晨的日光从帘外透进来,身旁的素锦正睡得香甜。
  
  难道……这是一个梦?但是,这个梦……我再不愿醒来……
  
  
  
 
 
位置:发表区 年级:高中1 关键字:
龙8娱乐官网id:867228 来源:原创 字数:2987 投稿日期:2018-1-10 19:59:59 点击:
  SDC3946 点评

推荐3星:[SDC3946]2018-1-10 20:29:33
 网友打分:(综合分:)
 欢迎你投下宝贵一票(不能更改,入门级不能打分,选择收藏将进入我的珍藏)。
+2收藏 精品
+1还行 发表
-1真糟 退稿
   发表评论 
搜索更多龙8娱乐官网:“《八尾夜行抄之桃花梦<壹>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