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中龙8娱乐官网:文学阅读指导

《八尾夜行抄之桃花梦》<楔子>


旧时月色。算几番照我,梅边吹笛。 白璞

  原《青眸》,剧情大改。
       <1>楔子:
       《夜之始》
  抬头望天色洁净,墨蓝的天幕中缀着几许暗淡的星子,夏末的晚风已然带上了些微的凉意。
  月华如水,流泻在花木上,皎洁的月光照得地下碧青,几株粉红的绣球花将探了头。背对背并蒂开着紧蹙而密匝,花萼处有老虎黄的斑纹。恬静可爱。
  江漓约了好友嫣儿在后院玩耍,却是迟迟地不见人影,不禁地有些愠恼。
  “唉。”
  “叹什么气呢?”
  江漓循声望去,却见一个少年趴在自己家的墙头上。
  借着月光,江漓看清了他的脸:此时的他俊秀异常,清秀白净的脸上泛着微微的红晕,那双奇异的琥珀色眸子满溢光芒,就像那夜光杯中的美酒,剔透而又深邃,一种仿佛不解世事,又仿佛太过了解世事,显得与尘世有点隔阂的疏离感。粉嫩的唇微微扬起好看的弧度,不禁将她的视线吸了去。
  “咦?”
  “你是谁,为什么趴在我家墙头上?”
  少年不答,只微微地弯了眼睛。这张脸,比起寻常的少年来,不过清秀了一两分,而那一双眼睛却是慑人心魄,顾盼流转间令五分也变作八分了。他的头发高高的扎成一束,被风一吹,轻飘飘的扬的老高。
  江漓望着他扬的老高的头发,低头摸摸自己的。
  “噗嗤。”
  少年笑出声来。
  “嗯。不错,还是个俊俏的小丫头。”
  那双眼睛载满星月之光,却比天宇还要夺目。儿时读过那么多诗词文赋,什么双眸剪秋水,一望醉青雾,炯炯秋波滴,眼媚弯如翦,都无法描摹他眼睛这一刻的美。
  江漓望着他,一时间摸头发的动作也停了下来。
  “你在看什么?”声音温温软软的浸入耳膜,语气间三分顽皮,带着一丝戏谑。
  “唔……你的眼睛,真好看……”
  “哦……是么?”眼前少年翡翠似的眼睛变成了两弯新月。
  月光下,他的眼睛像装满了整条银河,柔柔的流动着。
  “你叫什么?”
  “江漓。”她带着近乎蚊呐的声音小声道,用手轻轻绞着衣角。四野寂静,只有风掠过树枝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,她的余光仍注视着少年的眼睛,面颊上却早已是一片羞赧的绯红。
  “原来是江漓。”少年歪着头,朝她露齿一笑。道:“我叫青玄,莫怕,我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  “你为什么不下来?”
  “我怕吓到你呀。”
  “ 咦?”
  “正好在找人,闲来无事陪你玩玩吧。”
  “找人?”
  “我已在这里等了那个人好久,时间长的连自己都忘记了。”
  “可是你看起来并不比我大几岁啊。”
  “哈哈,是啊,小江漓。”少年看着她懵懵懂懂的小模样,突然起了一丝逗弄之意,用修长的指摩挲着她的脸。他的指甲圆润,肤色白皙,好看得有些过分。看样子不像是渔家少年,倒像是个富家的公子,却又说不出来确切的词语来形容这双手的美。
  “那……江漓有没有去外面看看呢?”
  “没有,娘亲说,女孩子家未出阁前要呆在家里学习女红和礼仪,婚后要相夫教子,安心家事。”
  “噗嗤。”少年笑出声来:“那岂不是更没有机会出门了?”
  她一脸的沮丧。
  “我以后每天晚上都会来找你,给你讲外面的故事,这样小江漓就不会寂寞了。”
  “当真?”
  “我不骗你。”青玄的身上萦绕着淡淡的香气,让她感到格外的安心。
  “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妖吗?”少年缓缓开口道。
  “唔……娘、娘亲说,世上没有妖怪,可是嫣儿说,这世上有妖怪,而且,有一些是厉害的,我没有见过妖怪,妖怪是怎么样的呢……它们吃人么?我不知道谁说的对……”
  “等阿漓长大了就知道了啊。”少年依旧是一副安静地笑着的模样,一双漂亮的眸中波光闪烁。
  “嗯。”她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。
  “好了,阿漓,我要走了。“少年抬头望了望天上的月亮,不无担忧。
  ”青玄……“
  匆匆离去的脚步里,藏了一道银铃的清响。
  ”阿漓,对不起,我缠了哥哥好久哥哥才让我来。“嫣儿气喘吁吁地跑过来:”一定孤单坏了吧?”
  江漓愣愣地望着空空的墙头出神,”没有,刚才有人陪我说话的,就是墙头上的那个……咦?“
  嫣儿摸了摸江漓的额头:”不会是发烧了吧,没有呀……“
  “难道……”嫣儿故弄玄虚:“你碰上大妖怪了?”
  嫣儿从小就喜欢看些鬼怪志异,偏生性子又野,闲暇时总爱讲给江漓听,江漓却是个胆小的,每每非得吓哭不可,此番嫣儿借机又插了嘴。
  可是,那么漂亮的人,一双琥珀般的美目慑人心魄,怎么可能会是害人的妖怪呢。
  ”他才不是妖怪!“江漓竟有些恼了,打断道。
  “好嘛,阿漓,不是不是……”“今晚我们睡一起吧,我哥从京城带回来的玩偶,我们一人一个。”
  “阿漓和我这样要好,干脆长大了也一起嫁给同一个夫君好了。”
  “噗嗤。”
  “不过我长大要嫁给大妖怪!”
  “大妖怪?”
  “我从话本上看来的,大妖怪也有长得漂亮的,不吃人的呀。真想快点遇到大妖怪呀。”
  “ 放心吧,嫣儿,总会遇到的。”
  “嗯,阿漓对我真好。”
  第二日。“
  吼!吃了你哟!”身后的阴影里突然蹦出一人,着实把她吓了一跳。这种吓人不长眼睛的小伎俩,也只有欧阳嫣才能够想得出来了。
  床上的人翻了一个身,“好嫣儿,让我再睡会。”
  “睡什么睡,太阳都照屁股了,我哥在门外守着呢,要是错过了出阁玩的机会又要被老头子骂了。”
  “素锦,赶快给我梳妆。”
  一面容清秀,年纪至多比江漓稍长四五岁,身着藕荷色衣衫的下人乖巧称“是。”
  欧阳嫣狡黠一笑:“乖阿漓,这才对嘛。”
  “素锦与我们同去吧,不然回来晚了,娘亲和爹爹又该担心了。”江漓道。
  “哎呀哪有这么婆婆妈妈的。”嫣儿显然是等不及了,“走啦走啦,上街去咯!”
  石板路散做蛛网,通向茶坊酒馆,烟火人家。少妇当垆贩浆,皓腕上挂着一串用红线穿起的落梅。坊中满座衣冠客,就连贩夫走卒也穿得齐整,襟上题着小诗,请读书人吟的自家营生。
  “阿漓啊,想要什么尽管和哥哥说,哥哥帮你买去!”欧阳锦程慷慨的拍拍胸脯,一副得意的模样。
  “你看看,我说什么来着,我哥对你都快比上亲妹妹了,瞧我这个没人疼的。”
  欧阳锦程斜了嫣儿一眼:“阿漓被伯父管得严,平时鲜少出阁,今日难得出来一趟,嫣儿你要多照顾着些。”
  “照顾照顾,你干脆一辈子都照顾着吧,就阿漓这迷糊样,我也不放心。”嫣儿扮了个鬼脸,一溜烟地跑向前去。
  “贫嘴!”江漓笑骂一句,两人打打闹闹地跑向前去。
  然而路旁一个熟悉的身影让她刚刚平复的心绪又激荡起来,他,怎么也在这?
  “阿青哥哥,等等我!”她的身旁还有一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小女孩,两人打打闹闹,倒真是应了那句青梅竹马。
  他笑得好开心啊,他从来都没有这样对我笑过……
  对呀,今天晚上就能再见到他了……
  江漓犹犹豫豫地揪住他的衣角,小声道:“青玄。”
  然而眼前的男孩就像是没听到一般,仍旧自顾自地和女孩打闹着。
  她终于下定了决心,大喊道:“青玄!”
  男孩这才缓缓转过身来,不知道为什么,白日里的他和晚上看起来莫名不同,明明是一样的眼角眉梢,一样的衣着,一样的声音,可是为什么竟有一丝陌生呢?
  他一脸的莫名其妙:“你认错人了,我不是什么青玄。”
  江漓顿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,但是仍未松开衣角:“青玄,我是阿漓啊,我们昨晚还说过话的。”
  身旁女孩的脸上已经有了愠色,挣开了男孩的手跑了。
  “你别走呀!”男孩这才反应过来,甩开江漓道:“什么青不青玄的,脑子有病吧,我根本不认识你!”
  男孩追着女孩跑远了,剩下江漓一个人愣在原地。
  嫣儿和锦程远远的跑来。
  “哎呀阿漓对不起,我和哥哥刚刚跑太快把你落下了,下次不这样了,对不起!”
  江漓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,但是嫣儿和锦程看了都慌了:“对不起,阿漓!可把你吓坏了吧,别哭啊。”
  江漓却愣愣地望着路的尽头出神,一滴泪落到嘴里,咸咸的。
  “阿漓一定是刚刚受了惊,现在也不早了,快些回去吧,不然要被伯父骂了。”
  一路上嫣儿安慰着阿漓,讲各种笑话来逗她开心,阿漓的心里却始终回响着那句话。
  我根本不认识你!
  不认识……
  不觉又是晚上,望着明晃晃的月光,江漓却是无法睡着,她掀开了纱帘,赤着脚踩着光滑如洗的青砖地面上,看着月光在地面上切割成一片片支离破碎的纹路。
  此时夜风温柔,露水浓重,不知过了多久,天边出现了隐约的墨蓝色,一只动物的脚印踩在了初生的芽尖上,它的长长的毛发在月光下显得宁静而朦胧,它用一双琥珀般的,明亮的眼睛,盯着屋内已经睡熟了的女孩子,半晌,悄悄地披着夜色离开了,唯有那脚步藏了一丝银铃的清响。
  时间长了,她也开始怀疑,那个少年是否真的只是自己的一场荒诞不羁的梦?
  她正在坐在房中托着腮,愣愣地望着窗外的阳光失神,天气晴好,几朵棉絮似的轻云高挂在上空,徐徐移动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,照得她一身明透夺目。她的精致的侧脸像是一朵初绽的蔷薇花,红润柔美,极黑的发,极白的肤,干净的眼睛如同湖水般平静无波。
  童年的时光亦深亦浅,就这样悄然溜走了,就这样,流年偷换,草木扶疏,八年时光弹指而逝。
 
 
位置:发表区 年级:高中1 关键字:
龙8娱乐官网id:867104 来源:原创 字数:3352 投稿日期:2018-1-7 20:05:49 点击:
  亦笑清云 点评

推荐3星:[亦笑清云]2018-1-8 21:46:38
 网友打分:(综合分:)
 欢迎你投下宝贵一票(不能更改,入门级不能打分,选择收藏将进入我的珍藏)。
+2收藏 精品
+1还行 发表
-1真糟 退稿
   发表评论 
搜索更多龙8娱乐官网:“《八尾夜行抄之桃花梦》<楔子>”